当前位置:首 页 > 教育 >文章内容

魂兮归去,壮志难酬!

作者:王礼忠 文章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2014-06-25

    2004年8月3日,一个黑色的日子。

   下午1点20分,一颗对教育事业执着追求的年轻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洛泽河哽咽哀怨,大黑山垂首含悲。

  84,老天不时洒下一阵雨。闻讯的生前好友、同事、四乡八邻的父老乡亲自发地汇集到38年前他的降生地—发达乡熊乐村窝凼社。只为最后看他一眼,送他一程。

葬礼出奇地简朴,正如一生朴实无华的他;简短的追悼会,犹似他短暂的38年,弹指一挥。没有哀乐如泣,没有挽帐如云,甚至连一块小小的墓碑也没有......蓦然回首,人们才惊奇地发现,在他站过的讲台前,在他足迹踏过的山山岭岭、村村寨寨,在学生和家长们的心中,早已悄然矗立着一座巍巍的丰碑。

   他,就是原发达中学副校长赵朝麟老师。

   一个年轻的生命消失了,除了他的亲友外,为什么还会如此感天动地、令人揪心呢?是因为他教过书,还是因为历任过副校长、校长、乡教委常务副主任吗?都不是,绝对不是。还是让我们循着他的成长轨迹,来寻求其中的答案。

  1966年农历3月17日,赵朝麟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孩提时代,每当看到同龄伙伴因种种原因而辍学并过早地用稚嫩的双肩承担了家庭的重负,他幼小的心常常感到很不是滋味:家乡穷啊,教育太落后……幸好,有朴实的父母含辛茹苦的供养,加之他自幼勤奋好学,诚实谦逊,入小学,上初中,进师范,可谓一帆风顺。

   1986年7月,赵朝麟毕业于原昭通地区师范学校,圆了童年的梦,当了一名小学老师。服从组织的安排,他于同年8月被分配到离家近百里的荞山乡双河村杠上小学教书。那时的杠上小学,校舍破烂,师资力量薄弱,教学质量滞后,各班级学生基础参差不齐......他接手的四年级一个班,全班不仅纪律涣散,而且无一人会正确拼读,无一人会查字典,学习基础离《大纲》的要求相差甚远,该班在三年级学年末统测时排名全乡同年级倒数第四。面对这样的一个班级,他没有半点畏怯和退缩,相反地,更激发了他的满腔热情,他暗下决心:要让自己的到来,给山沟里的孩子们带去一缕春风。除认真备课、上课、批改作业、辅导、考核外,在与学生交心谈心、家访等方面,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功夫不负有心人,逐渐地,原来上课时学生进进出出教室的现象没了,平时有事或有病随意缺课的现象少了,更令人欣喜的是,学生们的学习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见先进就学,见后进就帮的班风树起来了。1987年7月,学年末统测,该班以双科均分76.5分的成绩排名全乡同年级第一,比第二名高出10分左右,赵老师被荞山乡党委、政府表彰为“先进教师”。

  虽然牛刀小试,已初露锋芒。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飘飘然,他深知一切刚刚开始,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他在一则日记里写道:谁不向往翱翔蓝天,畅游大海,然而,在山坳里,我看到了童年时候的影子,这里需要辛勤的耕耘,如能为山区的孩子教一百年的书,我将非常的乐意……

  1987年9月,赵朝麟老师被调到荞山中心校任教,他一如既往地把满腔的爱倾注到每个学生的身上。对于怎样把书教好,特别是如何使学生从“学会”到“会学”,他花了不少的心思。那时的中心校教学条件也较差,但对学生的学习,他始终不敢放松,也一点不肯放松,除继续抓好“五环”建设外,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充分利用课外时间练就了刻蜡板、抹油墨、推油印机,成了行家里手。有时为了油印一份测试题,要干到深夜一两点,虽然油印机常常漏墨,他往往被弄得满脸油污,可仍精力充沛,乐此不疲。在与同事探讨教学方法时,他常说:“我最反对有的老师教数学说什么见‘多’就加,见‘少’就减,见‘倍’就乘,见‘份’就除,还把它视为锦囊妙计,实在害人不浅。这是死人教活人,也只能把学生活活教死”。

   天道酬勤。从1987年9月—1990年7月,其所任班级学科,学年末统测均居全乡同年级学科第一名。其中,1988年9月—1989年7月,任荞山中心校五年级数学课兼班主任,学年末全县统测,该班以86.86分居全县第一;第二年所任的六年级数学成绩居全县第二……他也先后被表彰为乡“先进教师”、县“先进教师”、“昭通地区山区先进教师”等,1989年被推荐出席县教育“先代会”,1991年出席了原昭通地区教育“先代会”……

  面对鲜花和掌声,他没有迷失自己,反而更加忘我地工作。同时,组织上也对他寄予了厚望和信任,在荞山乡工作近十年,先后任命他为乡中心校副校长、校长、乡教委副主任、乡教委常务副主任。而原本就对这个时代充满感激的他,不论是身为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还是一位平凡的教育教学管理工作者,他都像一架永远不知疲倦的发动机,长期超负荷地运转,奉献在平凡的岗位上,服务于山区的孩子们。每每提到赵朝麟老师,他的同事们不由得常常感叹:为官,他可能会因刚正而难免得罪人,甚至触怒权贵;办事,为了山区的所有孩子都有学上,他不遗余力,毫无自私自利之心;为人,坦坦荡荡,不分贫富远近,不论亲疏贵贱,他都一视同仁。

   赵朝麟老师正是这样,工作近二十年来,努力践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其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和崇高的人格魅力,年年岁岁,教育着他的学生,点点滴滴,感染着他的同仁。在他患病后到成都华西医院诊治期间,家乡的父老乡亲,特别是发达乡的几乎所有闻讯的中小学教师、学生、家长,无不焦急地关注着他病情的变化,祈愿他早日康复。发达村元宝小学有两位年逾花甲的退休苗族教师,准备专程赶往华西医院探望,在途中碰到他已转回县人民医院治疗。两位老教师不禁感叹唏嘘,对他为贫困山村的老师、孩子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细细道来,如数家珍……

   是的,不论是在荞山,还是在发达,也不论他的工作岗位如何变化,对学生,对家长,对同事,对党的教育事业的那份执着,他永远痴心不改。正因了这份敬业奉献精神,他与他的同事,在县教委及当地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始终牢记“两个务必”,实践“三个代表”,干好本职工作,使当地的教育事业已经或正在发生着悄然的变化。如今,只要你深入发达的村村寨寨,走一走,看一看:最好的房子是学校,全乡教育教学管理正逐步趋于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教育教学质量大幅度上升,已跃入全县前列。这一切,都无不倾注着赵朝麟和他的同事们的汗水,凝聚着他们的心血。也许,档案里仅是片言只语,没有过多的记载,也许,时光会逐渐淡忘一切。但是,曾聆听他教诲的学生们将永远不会忘记,与他一道起早贪黑,辛勤工作的老师们将难以忘怀,当时当地的这段教育史必将永远见证。

  朝麟走了,表情平静而坦然,只因他没枉然度过这一生,那怕它十分的短暂,短暂得已来不及告别年近古稀的母亲,来不及看一眼膝下未满3岁的小儿。赵老师走了,带着眷恋和遗憾,只因留在教室里的那几十双渴盼的眼睛,还有他为之不懈毕生追求的未竟事业。

   魂兮归去,一路走好。

                                 

                                                                                                                        (20049月于彝良县城 )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