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调查研究 >文章内容

戴王冠的苗族女人

作者:龙芳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7-26

戴着母亲纯手工制作的“王冠”,既温暖又幸福。

戴王冠的苗族女人——习俗背后的悲情传说

聚居于黔西北、滇东北和滇中地区的“大花苗”在古歌里这样吟唱自己的历史:我们这支苗族啊,是从战火中走过来的,敌人太强大,所以我们只好东跑西颠。最后,我们把丢失的家园兵器绣在坎肩上,把走过的江河湖泊绣在裙子上。把事实写成诗句,把历史放在每个人的头脑中….“大花苗”的祖先是九黎部落首领忠勇善战的近卫军,战败后遭到胜利者最残酷的报复。当中、东部苗族不断南迁的同时,被追杀、驱赶到荒凉大西北的这个族群,也开始了几千年艰苦卓绝的大迁徙。

“大花苗”的男女传统服装都是古代战袍的样式。一个连女人都身披战袍的族群,该是多么惨烈的群体记忆!其中,居住在滇中和滇东北一带的“大花苗”妇女自古还有佩戴“王冠”的习俗。和一般认知里璀璨华丽的“王冠”有所不同,这是一顶造型古朴,装饰素雅的“王冠”。它的传统制作方法非常考究,用料取自天然材质,最大特点是正面装饰有象征太阳和月亮的6块铜片,太阳代表苗王,月亮代表王后。现代的“王冠”制作通常装饰9枚太阳,据说寓意九黎部落。每逢隆重场合或苗族节日,成年女子们身着盛装、头戴三角形“王冠”,显得端庄典雅。我以为这只是一种普通头饰,直到从老人那里听说了这个悲壮的传说。

我们苗族是一个擅长形象思维的民族,我想用脑海中显现的电影镜头还原这个传说:蓝得透明的天空下一望无垠的肥沃土地,稻田清香,溪流潺潺。护城河环绕着雄伟的城池,与城外平坦宽阔的芦笙场遥相呼应。城内绿树成荫,规划整齐的街道人流如织,男人们健壮活泼,女人们衣着精致,举止灵动优美。城市中央造型古朴的王宫里住着苗王和他的王后,苗王是人民推举的领袖,睿智勇猛又淳朴,深得爱戴。出身普通农户的苗王和王后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们共同的理想就是希望天下苗家人都过着幸福安宁的日子。练兵场上,身形彪悍的大将军来回巡视,羽毛头冠在阳光下斑斓夺目。远处,笙歌缠绵….这片肥沃的土地时常遭到异族进犯,每一次都被英勇将士们击退。敌人不甘心,在暗中等待机会。

有一年,庄稼大丰收,金色的土地弥漫着酒香与稻香。这样的富庶与安宁让敌人越发眼红。他们的年三十是腊月30日,苗家过年是在冬月30日。敌人专挑苗年这天来攻城,尽管匆忙应战,将士们还是把侵略者打得落荒而逃。芦笙悠扬,鼓乐激昂。芦笙场上人们载歌载舞,喝酒狂欢。几个时辰过去,大伙儿纷纷醉倒在地。这时,敌人趁机攻入城门,见人就砍。呼叫声惊醒了芦笙手,他看到敌人已经把城门关上,赶紧拿起芦笙吹奏,告诉城里的人们顺着城墙爬上大青藤逃命。敌人的首要目标是苗王,趁着大队人马直奔王宫,很多老百姓得以逃出虎口。王宫外,近卫军一个又一个倒下。火光中,苗王沉静地披铠甲,佩王冠,拔剑迎战。刀光剑影闪过,苗王仿佛看到王后含泪的眼睛….将军们簇拥着苗王和王后,他们跑到哪里,敌人就追到哪里。敌人听不懂苗话,他们只瞄准戴王冠的人。眼看敌人就要追上,王后趁人不备一把取下苗王的王冠戴在自己头上,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苗王,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敌人喊叫着追杀过去….苗王用尽最后的力气仰天长啸!

 

山林中,苗王和精疲力竭的人们爬上山顶,遥望远方的故土,依依惜别。后来,在带领族人颠沛流离的日子里,每当苗王快撑不住的时候,总是想起那双清亮的眼睛。

再后来,苗族民间为了纪念这位献身的王后,家里的大女儿出嫁后生了第一个小孩子,就要回娘家来佩戴一次“王冠”,然后,再传给二女儿,依此代代相传。为什么非得当母亲以后才能戴“王冠”?这是我们祖先智慧的体现:女孩子成家为人母之后,更明事理、知人事。通过佩戴“王冠”的仪式,实现族群对青年女性的激励和警示。这样的仪式,不仅是“纪念”,也是“成人礼”,更承载着祖先对子孙后代深切的期望。爱与责任使成熟女性散发着高贵的光芒。深重的历史悲剧,造成苗族群体难以名状的心灵巨创和精神负荷。随之而来的生存、繁衍威胁,必将喷涌宣泄于某种精神载体,服装服饰这类实用工艺品成了最好的对象。

老人还说,以前苗家人的日子都很贫苦,并不是家家户户都做得起这样一顶“王冠”,那些有不起“王冠”的人家只好去借来用。现在,想要制作或购买一顶“王冠”早已不是什么问题,然而,佩戴的意义却不一样了。

“大花苗”语言里“母亲”的发音与“哭”是同音,“父亲”与“藏”同音。对“王冠”这样的“传说”,我深信不疑。面对博大精深的苗族文化,我只是一个永远跋涉在求学路上的小学生,心怀感恩与谦卑。

偶尔,我也盛装佩戴“王冠”,当我转身缓缓落座的瞬间,感觉自己就是一位“王后”。

作为舞台演出头饰的“王冠”,不失为一种宣传展示苗族传统文化的好途径。

节日里身着盛装佩戴王冠的青年女子。

如今,年龄和身份已不再是传统特定服装头饰的搭配标准,这无疑是一种开放与进步。但在我们内心,不能忘了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

大花苗青年女性佩戴款式新颖的王冠

随着苗家人生活水平的提高,服装头饰都不再拘于传统款式。

 

这张照片是我父亲拍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她们佩戴的王冠也是我所见过的最接近传统制作的款式。我更喜欢这样古朴灵秀的传统样式。

 

花山节上佩戴王冠的苗家姐妹。


云南易门县苗寨里一位美丽的年轻母亲。她的王冠是妈妈亲手做的。

 

从头到脚,苗族服装服饰都在诉说历史与故事。

 

现代王冠的标准款式。无论制作方法和样式与传统有多大的差异,铜片的装饰始终没有改变,以此纪念我们的祖先是最早懂得使用金属的族群。

 

我喜欢这样的对比。希望给我们太过浓重的历史背景色彩增添一抹新绿。

云南武定县苗族农民画家艺术作品里的传统再现:回娘家的女儿接受母亲佩戴王冠的仪式。

 

画家饱含深情的艺术创作。这样的生活场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今年滇中楚雄花山节上一位佩戴王冠的苗族民间歌手。

 

缓缓落座的瞬间,感觉自己就是一位王后。如果我们每个普通人都使出一点点微弱的力量,汇聚起来就是大海的力量。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